魏少雍不止一次以这样的方式调戏朴世勋,朴世勋逐渐也摸清楚了门道,一味地沉默只会让对方变本加厉。

“我当然得留给你,毕竟,那也是你的第一次,放心了,我没答应。”

“干的好。”

“但是茶茶的第一次能不能保住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魏少雍:“……”

……

天水山庄

阔别头条已久的娄天钦终于又重新回到了热搜榜一大哥的位置。

整个东亚都晓得娄爷要二婚了,不,是要结婚了。

“我真是头脑进水了,答应结第二次。tmd,这要写到什么时候去!”姜小米伏案奋笔疾书,脑袋嗡嗡的。

那天娄天钦提出既然求了婚,那再办一场婚礼好了,一条龙走起。姜小米那会儿幸福的整个人都在冒泡,想都不想就答应了。

可姜小米忘了,今时不同往日。

刚跟娄天钦结婚的时候,她才认识几个人?满打满算,一桌都凑不齐。

现在呢?悦文光高管就几十个,大鱼报社又是一堆,朋友、亲戚外加工作上的伙伴,从国内到国外,甚至还包括鲁斯卡特那帮。

说起鲁斯卡特,姜小米恨得咬牙切齿。

东亚最多三个字,他们倒好,起步六个,还都是英文串联,外加后缀。

亚瑟刚登基,过完年加冕,到时候姜小米肯定要出席,本着不看僧面看佛面,结婚这等大事总不好装聋作哑。

那晓得,亚瑟这个坑货知道她要结婚,罗列了一串名单,说邀请他一个人不行,得把他们全都请了。

姜小米问他为啥,这上面的人她都没见过。

亚瑟说,你是亲王,按照规矩,亲王结婚他们必须都要到场祝福。

姜小米到底是单纯,觉得请一桌也是请,请十桌也是请,咱不差钱。

不差钱是不差钱,写请帖可要了命了。

就拿亚瑟来讲,姜小米知道他叫亚瑟。奥兰多。

可特么一拿到名单,姜小米傻眼了。

亚瑟的全名居然叫——巴勃罗,迭格,何瑟夫,山蒂亚戈,弗朗西斯卡、亚宝拉、居安、尼波莫切特、科瑞斯皮尼亚诺菲,德西,山姆西马、特立妮妲、帕里西奥,克利托、瑞兹,布拉斯科,奥兰多,亚瑟。

姜小米直接甩了个电话过去,刚接通,她就跟机关枪开怼:“知道现在几点了嘛?晚上十二点,为什么晚上十二点我还没睡觉知道嘛?因为我特么的还在抄名字,你给我的到底是人名,还是小说?啊?你以为我不认字啊?你名儿有那么长吗?祖宗十八代连名带姓的都安你一人头上了呗。”

亚瑟打了个哈气:“大清早的,火气这么大?”

姜小米浑身的毛都炸开了:“你是大清早,我是晚上,你睡一觉起来,我特么还没睡呢,连澡都来不及洗。”

“那去洗啊,又不是我不让你洗,哦,宝贝,抱歉,吵着你了吗?我小声点。”

姜小米咬牙:“算你狠!拜拜!”

发了一股无名火后,姜小米还得硬着头皮写。

“我怀疑你就是为了上头条!”姜小米边写边抱怨:“娄天钦,你实在太虚荣了。”

因为写请帖,姜小米第二天哈气连天的被拖去了蒋家谈嫁娶问题。

姜小米都觉得好笑,见过哪家新娘领着四个孩子坐在旁边,听丈夫跟娘家人谈婚礼礼金问题的吗?

是那个屋子,那张桌子。

还是那几个人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