祖安娜也不算撒谎,丝巾下的痕迹确实是昨晚祁连爵掐她脖子时留下的,只是她说得暧昧隐晦,有意误导温暖往别的方向想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对你和他的事不感兴趣。”

温暖反应冷淡,直接告诉祖安娜自己不想谈论这个话题,但她的内心并不像脸上表现得那么平静,掩在被子下的双手紧紧攥着床单。

祖安娜心底升腾起一股不甘心,逼近一步,嗓音尖锐刺耳:“冒牌货就是冒牌货,永远不会变成真的。只要你肯离开爵,我可以给你一些补偿。但若是你继续缠着爵,将来发生了什么意外,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!”

“你说完了吧?我要休息了,你请回吧。”温暖重新躺下,翻了个身,背对着祖安娜。

“你!”祖安娜气结,捏紧拳头,“爵爱的人是我,要娶的人也只会是我!你就是个不知廉耻的冒牌货!”

“有本事你让祁连爵把我赶走,不然,你说再多也没有用。”温暖带了一丝赌气地说。

啊!

只听得背后传来一声尖叫,温暖刚诧异地转回身,头发就被祖安娜一手狠狠攥住,一只手劈头盖脸地扇下来。

啪!左脸颊上挨了一个巴掌,一阵火辣辣的疼。

眼看第二个巴掌又要扇下来,温暖飞快地抬起胳膊,一个用力,成功推开了祖安娜。

刚松一口气,便听见一声惊叫。

“我的肚子好疼!”祖安娜一边呼痛,一边朝门口的方向伸出手,颤抖着声音,“爵,快救救我们的孩子!”

祖安娜怀孕了?温暖一下子坐了起来,怔忡地看着祁连爵大步冲到床边,抱起祖安娜,边往外跑边大喊:“沃伦,快去开车!”

地毯上留下一滩鲜红的血迹,触目惊心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