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先生,我查过监控录像,可以确认沃伦管家拾到的纸团是从温暖小姐的房间窗口扔下来的,而且是从衣帽间的窗户扔下来的。但由于角度的关系,看不到是什么人扔的。那个时间,房间里除了温暖小姐外,还有露娜,她是专门负责打扫客房的女仆。

“我问过露娜,当天她进入房间后,看见床上没有人,以为温暖小姐去了浴室洗漱,就先整理了床铺。后来她看见浴室的门是虚掩的,里面没有动静,就先敲了敲门,但是没有人应答。她担心温暖小姐有事,就推门进去,却发现里面没有人。

“她以为温暖小姐下楼去了,就继续打扫房间,直到她进了衣帽间,才发现温暖小姐穿着浴袍倒在地上。她立刻跑出房间喊人。沃伦管家刚好在三楼,闻声赶到,和她一起将温暖小姐抱到了床上。

“沃伦管家和露娜都否认自己向窗外扔过东西。但我认为,他们三个人都有可能是扔纸团的人。”

云翼结束讲述,看向站在落地窗边的祁连爵。在窗外夜色的映衬下,他身上除了冷傲外,竟是多了一分孤清。

“关于这件事的调查先放一放。你安排一下,明天去北郊山区,我要亲眼看看现场。”祁连爵望着窗外的夜景,眸底一片深沉。

闻言,云翼微微诧异了一下。

四个月前,先生在一场拍卖会上竞得一条价值连城的钻石项链。

鉴于委托人保密身份的要求,拍卖行只允许先生一个人进入办公室办理交割手续。

他在门外久候不见先生出来,等察觉到不妙时,撞门而入,才发现委托人和拍卖行工作人员均倒在地上,昏迷不醒,而先生神秘失踪,钻石项链也不翼而飞。

祁连家族掌控着Z国的经济命脉,先生身为祁连家族的家主,其安危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为了避免造成经济震荡,他没有报警,而是选择紧急调动祁连家的力量,暗中追查先生的下落。

调出拍卖行内部以及周边所有的监控录像,追查事发前后进出拍卖行的车辆,竟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。

委托人和拍卖行工作人员的口供一致,都是突然昏迷,之前并无察觉到异样之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