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出院的日子。

温暖推开了想要抱她的祁连爵,冲到沈辰的身边,紧紧抱住他的手臂不肯放。

“辰哥哥,带我回家。”

沈辰得意地觑了一眼祁连爵,心情舒畅地说:“好,我们回家。”

听了两人的对话,祁连爵瞬间沉了眸。他收回手臂,一言不发地紧跟在亲亲热热挽着手的沈辰和温暖后面,一直跟到停车场,沈家的车子旁。

沈辰打开后车门,让温暖先上,紧接着自己绕到另一边上车。刚坐进去,就听见副驾驶位传来关门的声音。

他抬眼看过去,赫然发现祁连爵坐了进来。

“祁连先生,你这是要去哪?我们要回家,可不一定跟你顺路!要不要我帮你找辆车?”沈辰讽刺地怼他。

“不必麻烦,我有车。”祁连爵浑不在意地回答,且岿然不动,“你们去哪,我也去哪。”

这是赖着不走了?

不要脸!

祁连爵朝窗外做了一个手势,站在车旁的四个保镖会意,立刻转身走到停车场的一边,上了另一辆车,发动车子跟在后面。

路上,沈辰思考着等下要如何把祁连爵打发走。

到了海边别墅,要是祁连爵还厚着脸皮赖着不走,他就报警,告他擅闯私闯私人住宅!

想到了解决办法后,他整个人一松,飞快扫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的祁连爵,便扭过头,打算跟温暖说说话。

目光刚落到温暖身上,他就愣住了。

笔直的坐姿,低垂的眉眼,不自在的神情,略显僵硬的身体,还有放在腿上,紧紧揪着衣角的双手,手背上的青筋在白皙肤色的映衬下,清晰无比。

她这么紧张,是因为祁连爵的缘故吧。

沈辰暗暗叹气。

祁连爵出身Z国名门,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,看上温暖肯定是因为她的身上有着某些吸引他的特质。

但两人的身份太过悬殊,温暖根本不符合他择妻的标准。

可以预见,在失去了新鲜感后,祁连爵就会将温暖弃之如履了。

而且,时间拖得越久,对温暖的伤害越大。

他不可以放任这种后果的出现,一定要想办法阻止祁连爵继续接近暖暖。

这时,车子驶离国道,拐上小路,很快停在了海边别墅前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