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祁连爵没有理会,但对方很执着,铃声一直响着,大有他不接电话就誓不罢休的意思。

可一旦他接起电话,可以预料到,小女人就会趁机逃走。

他将温暖推倒在床上,解下皮带,将她的双手绑在床头,然后缓缓低下头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他又要强迫她吗?

温暖睁大了眸,怒视着他。相比于惧怕,更多的是气愤。

可他只是在她的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轻吻,便起身离开了。

他接通电话,一边走向落地窗,一边沉稳地说:“陛下亲自打来电话,我深感荣幸!不知道陛下找我有何要事?”

从电话另一端传来的低沉声音带着上位者的威严:“爵,我以Z国皇帝的名义,要求你看在Z国皇室与祁连家有着深厚友谊的份上,立刻收手,不要赶尽杀绝。”

祁连爵抿了抿唇,再开口时,声音多了几分冷意:“如果友谊真的深厚,皇太子就不会处心积虑设下圈套,阴谋夺取整个祁连家了。还有陛下,您私心包庇皇太子和祖家,就不怕寒了祁连家和韩家的心吗?”

“韩家?这么说,那个叫温暖的女人果真是韩家的遗孤了。可你当真要为了一个孤女,不惜与Z国皇室为敌吗?”

他冷笑一声,“温暖是韩家遗孤没错,但她同时也是我未过门的妻子,我当然要护着她。谁要对付她,谁就是我的敌人。”

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他正站在落地窗前,面向着窗外。

身后大床上,温暖停止了试图挣脱皮带的动作,诧异地看向他。

她是韩家的遗孤?

哪个韩家?

“你不要忘记了,祁连家的产业能发展壮大到今天的规模,离不开皇室的支持。如果皇室不再支持祁连家……”

祁连爵打断他,不卑不亢地说:“陛下可曾听过一个成语,叫做叶落归根?祁连家离开故土几代人,历经两百多年,眼下正有重返故土的打算。”

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。

祁连家自几代前在Z国落地生根后,经过几代人的不断努力,已经发展壮大成为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,并且掌握了Z国的经济命脉。

一旦祁连家回归H国,将资金和产业全部撤走,Z国的经济必将遭受沉重打击,十年甚至几十年都无法翻身。

后果不堪设想!

思忖了片刻之后,Z国皇帝才又说:“爵,只要你愿意跟皇室重建友谊,Z国将不再有祖家。这样的结果,你应该满意吧?”

这个承诺等于昭示了祖家的陨落。

可惜祁连爵并不满足于此,他微勾起唇角,一脸冷然:“事实上,我对皇太子会受到怎样的惩罚更感兴趣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