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见祁连爵说出乔伊斯的名字,皇太子被震得差一点心神俱裂,但他还是心存一丝侥幸。

“乔伊斯跟当年的车祸一点关系也没有!”

“他和当年的车祸有没有关系,我不知道。但是,他和我的‘失忆’有着莫大的关系。”

从话筒里传出的呼吸声一下子变得急促粗重起来,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异常清晰。

祁连爵眸色沉了沉,“最初的时候,我也以为我失去了某段记忆,但后来我发现,其实是多了一段虚假的记忆——手无寸铁的柔弱少女独自一人出现在荒山野岭,仅凭一己之力从几个悍匪手里救了我,在逃跑的紧要关头,我居然还有闲情逸致与她发生亲密关系,并且将刚拍下的钻石项链作为定情信物送与她。然后,她莫名其妙丢下我,带着钻石项链消失了。几个月后,她又突然带着信物找到我,要我履行婚约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突地轻笑了一下,十足嘲讽的语气,“换做是殿下你,会相信这样破绽百出的剧情吗?”

祁连爵的笑声从话筒里传出,在Z国皇宫一处密闭的房间里回荡。

皇太子的脸色十分难看。他来找父皇帮忙斡旋时,是有保留的,并未完全说出事实。

但刚才换人通话的时候,他的父皇直接改成了免提,并且一直站在旁边。所以,祁连爵说的这些话,皇帝同时也在听着。

而且,每每他要出声争辩,都被他的父皇用手势阻止了。

他只得隐忍着听下去。

“你为了得到祁连家,精心设计了一个阴谋。你派人假扮绑匪绑架了我,又授意乔伊斯通过催眠给我植入一段记忆,编造出一个现实中根本没有出现过的人。他在催眠过程中引导我把这个人想象成祖希娜的样子,她是你们为我选定的‘未婚妻’,而且她已经怀上了你的孩子。只要她能够顺利嫁入祁连家并生下儿子,接下来我会发生意外身故,这个孩子将名正言顺继承祁连家,而你这个生父,则会在幕后控制祁连家。但是很可惜,这么关键的一步却失败了。因为我在苏醒后画出的少女,一点也不像祖希娜。”

“你们不得不对计划做了一些变动。你找了最好的整容医生莱恩,按照画像中的少女样貌为祖希娜整容。可是,手术失败了,她连手术台都没能下来,一尸两命。你只好让祖希娜的孪生妹妹祖安娜代替她。这一次,是先做的整容手术。手术成功后的下一步,就是让祖安娜怀上你的孩子。显然你花费了不少时间,才让祖安娜受孕成功。可是你万万没想到,我会另外找到一个与画像中的少女长得一模一样的人。”

“你发现温暖长得和十八年前在车祸中死亡的韩夫人极其相似,对她的来历产生了怀疑,一边派人调查她的身世,一边让祖安娜带上钻石项链来找我,目的就是让我以为自己找错人了,然后拨乱反正。可是我并没有相信祖安娜的话,而祖安娜更是做出了一个让你意想不到的举动,那就是偷偷服下流产药物,打掉了孩子。这让事情发展再次偏离了你的计划。”

“从祖安娜流掉孩子的那一刻开始,她就是一枚弃子了。但是,弃子还是可以最后利用一次的。当祖安娜离开庄园,回祖家做婚礼前的准备时,你授意祖希安将温暖怀孕的消息告诉祖安娜。祖安娜果然上当,带了祖家的保镖赶到H国,对温暖动手,害她流产。你的本意是想连温暖一起害死,是我派去的人及时出现,才没有得逞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